黎族原始土陶:遗忘了时间,还是被时间遗忘?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7-08 15:21

  【前言】对于海南的认知,很多人之停留在海滨沙滩。事实上,沙滩只是海南陆地和海洋之间一个浅浅的交界带,还有两个面积更广阔的领域则一直被外人们所忽略,一是浩瀚的大海,二个是深邃的森林。而人的故事,恰好可以帮助我们领略海南森林的这一面。

  在过去两年里,《锦绣》已经为读者呈现过海南黎族织锦、海南黎族树皮衣等独具特色的手工技艺。而这一回,我们将继续深入到黎族人的器具层面,探访即将消失的黎族原始制陶工艺,希望以此给读者增加一个了解黎族历史和文化变迁的新视角。

  1

  海南省昌江县的保突村,现在正在采收甘蔗。中午刚过,村子里人很少。这是农忙的季节,多数人都下田去采甘蔗了。羊拜亮是海南昌江县黎族原始制陶技艺的国家级传承人,她的孙子为我们开了门,门后是一个小院子,我一开始以为院子里会一个烧陶的窑炉,或者堆满了土陶的成品和半成品,但都没有,而是被农具占满了。院子深处的木门后面就是羊拜亮的房间。

  对于没有黎族地区生活经验的外人而言,黎族语言比英语更为难懂。羊拜亮的黎族话,我一句都没能听懂,她的孙子似乎也对翻译感到无能为力,于是我们只能做一些情绪上的交流。她笑容满面,热情欢迎我们,但也清楚我们此行是为了探访她的故事和土陶的工艺,但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再做演示了,但言语的交流也会是无效的。

  我们之间的交流迫切地需要中间人的帮忙。于是羊拜亮起身,一步步地向屋子外边走。在家门前的一个茅草屋旁边,羊拜亮对着一片田野喊了很多声,像在叫唤某一个人。那间茅草屋是政府部门给羊拜亮建的一个小作坊,里头陈放了不少土陶物件和做土陶的工具,有土陶做的盆、锅、杯、壶、缸等等,它们安静的样子,像是把时间给遗忘了,或者被时间遗忘了。我内心有些沮丧,是不是只能面对土陶制品,却和眼前的传承人一点都无法交流了?

  但过了一会儿,一个带着尖斗笠的妇女从田野边走了过来。这才明白,羊拜亮刚才是在叫唤她的孙媳妇文阿芬回来为我们翻译和介绍——文阿芬能说一口清晰的普通话。

  2

  文阿芬入到茅草屋里,将一些放在袋子里的土块取出来,倒入到一个木制的大舂臼里,然后用一根木棍舂捣土块,土块逐渐变小、变细。然后她用一个晒眼极细的竹筛子将这些细土筛出来,最后落到一层土已细如齑粉,用手一抹似若面粉。

  一旦泥土称为粉末,就就可以直接加水搅拌和泥,就像和面粉一般了。这里头省掉了其它地方制作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土陶或者像宜兴制作紫砂壶那样,还得有一个将湿泥土存放一段时间的“发泥”过程。

  和好的泥土,就可以用来制坯。而制坯,是最能体现黎族原始制陶的“原始”一面的工序了。

  制坯主要方法有两种:捏制、泥条盘筑。捏制是好理解的,便是直接用手捏,比如捏一个杯子、小盆等,像孩子玩橡皮泥。但是如果要做大一点的器具,单靠手是捏不来的,又没有先进点的工具,黎族人就想出了泥条盘筑的方法。

  海南省博物馆的黎族文化展厅,专门展示了泥条盘筑技艺的模型。泥土被搓成辫子一般的条状,然后从下往上,一层层地盘筑,再将泥条之间抹平。这和手拉坯工艺很不同。以前我在陕西铜川、贵州贞丰县、浙江宜兴看到的制陶、制瓷的拉坯,都依赖于一个快速转动的轮盘,用手将原本坍塌的泥土一点点的拉高,称为一个圆而均匀的形状。

  黎族土陶这种泥条盘筑的手法,则还是第一次遇见。这大概是因为,在黎族地区没有普及快轮,因而手拉坯是不现实的。但这也导致了,黎族土陶的器形是很难做到浑圆匀称的。依靠人手感觉做出来的盆、罐、缸,看似圆形但不是特别圆。因而无论是羊拜亮、文阿芬做的土陶,还是海南省博物馆里展出的器具,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不规则的扭曲。

  完成制坯后,就有了完整的器形了。放在干燥一些的地方存放,10-15天内完成阴干,接着便就可以进入到最后的烧陶阶段了。

  烧制的过程也很原始,一般是露天篝火式焙烧。在空地上铺上木柴,再放上阴干后的陶丕,再覆盖一层草,点燃。在高温作用下,陶坯会发生一系列的物理化学变化,松散的黏土聚结起来成为有一定强度和硬度、结构较为致密的陶器。其间,不断地往火堆上添加整车稻草,以助火力。稻草烧完后,陶器上形成厚厚的火灰,这时火渐渐由表入里,持续着小火状态,进行短时间渗碳,使陶器的孔隙度降低,结构更为致密,制得的陶器更光滑、坚实。

 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烧制后,陶器已经变得通红。将其一个个挑凤凰彩票欢迎你(fh643.com)出来,然后再撒上几滴用捣烂的“赛子若”树皮浸泡的树液,这个过程叫“淬火”,灼热的陶器碰到低温的树液便渣渣作响,等陶器冷却以后,树液的斑点变成红黑的颜色,既是一种装饰,也能增加陶器的硬度。

  由于是在露天进行原始的篝火烧制,热度很容易消散,由于篝火的温度只有达到800℃左右,黎族土陶表面无法结成一层光滑的釉,手摸上去,有一层很明显的粗涩感。这不像此前我在很多汉族地区看到的土法制陶,由于用窑炉烧制,温度能够达到1200度,只需在挂陶衣的黏土稠浆中加入一些石灰或草木灰等物质时,烧制出的陶器表面会呈现光滑明亮的釉层。当然,这种粗涩原始,也赋予了黎族土陶不同的味道。

  3

  昌江县的黎族原始制陶技艺,也是黎族古老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。土陶在日常生活中大量使用,土陶制作的釜、甑、瓮、碗、罐、蒸酒器、蒸饭器等,涵盖烹饪饮食等所需要的各种器皿。

  黎族土陶的长期传承,应该和黎族地区冶铁技术不高有关系。从海南博物馆显示情况看,黎族人在日常生活中对铁器的使用并不多。冶铁的技术需要比土陶烧制更高的温度——超过1000摄氏度。而黎族人似乎对高温的控制并不是很在行,土陶的烧制温度只达到800摄氏度,这一温度不能打铁也不能熔铁。

  海南地区的很多铁质农具是从汉区输入的,只有很少的黎族铁匠能做修补,但不能自己制作铁器农具,使得铁质农具往往价格昂贵、尺寸不足、效率低下。对于农村生产最重要的农具尚且如此,何况是用来生活的炊具、餐具。因而在中国很多其它偏远地方已经逐步普及铁质的炊具、锅具的时候,黎族山区里则还保留着原始土陶的工艺。他们用土陶的器皿做饭、烧水、蒸酒、吃饭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。

  4

  土陶烧制,过去是黎族家庭经济中的一种副业。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远在边缘的保突村也被甩进了市场经济的大循环里,年轻人不断地外出打工,原有的生产生活方式不断被冲击。

凤凰彩票官网(5557713.com)

  今天,对很多黎族人来说,黎族土陶已经变成了很遥远的记忆了。海南很多人很知道黎锦,但却不知道黎族土陶。因为它实在太原始了,它的存在依托于过去原始的生产生活方式,在今天是很容易被打入到落后的、需要抛弃的名单当中。

  2005年,昌江县文化馆的人陪同省里专家来到保突村,找到羊拜亮,说是她的制陶技术要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2006年,昌江黎族手工制陶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录,羊拜亮也入选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。也因此,村口建立起了一个土陶烧制的传习所,供村里的土陶艺人们平日烧制使用。

  而在这个传习所里我们看到,男人已经不再远离土陶烧制这件事了,机器也介入到了碎土的过程,而且为了提高成功率,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煤气窑可以用来烧制;而这里的器具已经不只是传统的生活用的功能器具,还有一些新的观赏性土陶。我不知道这些改变意味着什么,但至少这种古老的土陶制作技艺没有消失了。

  文阿芬是羊拜亮很得意的徒弟,而且是保突村技术最好的制陶师之一。已经有很多外人向她预定土陶,这项手艺重新成为经济的来源之一了,虽然并不多,尚不足以完全支撑生活开支。

  结束采访之后,羊拜亮拄着拐杖站在路边和我们道别,文阿芬又继续回到田里采收甘蔗。关于黎族土陶,我更多的还是疑惑。